搬瓦工主机

温德尔·约翰逊:用22名儿童做人体实验的冷血科学家

为了研究,过去有不少违背研究伦理的人体实验,而今天就要来说一桩极不人道的“口吃实验”,事件发生于1939年,美国爱荷华大学的语言学博士温德尔·约翰逊 (Wendell Johnson) ,他从退伍军人孤儿院中,领出22名孩童,进行一项人体实验……

这项不人道的实验,直到1962年后,才被《圣荷西信使报》揭发,而当年被抓去进行“口吃实验”还活着的13位孩子,最后才知道“真相”。

据悉,20世纪时每100人就有1个人罹患口吃,而从小有口吃的约翰逊博士,为了治疗口吃问题,花了毕生来研究口吃的成因与治疗方法,但也因此踏上了不人道之路……

约翰逊研究认为,罹患口吃的主因是来自环境,例如当父母认定并告知孩子有语言障碍时,会造成孩子感到紧张、敏感,因此导致孩子口吃状况会越来越严重。

约翰逊为了证实自己的理论,在爱荷华找到一间偏远的孤儿院,收留5、6百个被遗忘的孩童,准备进行这项实验,于是1938年,约翰逊获得院方许可后,便开始进行口吃实验,但是没人认为把孩子当小白鼠暗藏危机,而当时孤儿院老师,还觉得实验只是一项正常的语言缺陷治疗课程罢了。

之后约翰逊特地挑出22名孤儿,其中10位患有口吃、12位语言正常,接着将他们分成两组,分别为实验组与对照组,每组各有5位口吃与6位正常的孩童。

实验开始后,研究助理图德 (Mary Tudor) 告诉实验组的11位孩童,他们有严重口吃必须赶快治疗,“一旦发现自己口吃,要马上停下来,然后再重复说一次。”、“如果你觉得自己不会说话,那就不要开口”;另外告诉对照组的孩子,他们的语言能力良好,接受治疗能再更上一层楼,一段时间后,果真孩子们有了奇妙的变化,实验组正常、口吃的孩子都开始害怕说话,而对照组的孩子开始霸凌同侪,不仅嘲笑对方口吃外,还促使实验组的孩子状况越来越差,最后还引发自闭与交流困难等症状。

实验结果发现,实验组6位正常的孩子有5位变成口吃,而另外5位口吃孩子有3位语言甚至严重退化;另外以“积极疗法”的对照组,5名口吃孩子依旧口吃,有一位状况更严重。

其中,当年12岁受到实验的玛丽 (Mary Korlaske) ,身受其害,让她从伶牙俐齿,变成说话结结巴巴的口吃,甚至导致成绩一落千丈,1962年后,74岁的玛丽得知真相后,气得寄了一封信给执行研究的图德助理,狠批当年的怪物实验:“你毁了我的一生,我也许会成为自然科学家、考古学家或总统。可是,我却成了一个可怜的结巴,一直以来封闭自我……为什么挑我们来做实验?我们本来就够悲惨了,现在我一无所有,你夺走了我的一生,你是魔鬼,是纳粹。”

对此,当年图德交了256页的毕业论文,表示“我曾经坚信他们会复原,然而,事实是我们已经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。”但事后她也表示,实验让她陷入人性挣扎,但每次向教授报告实验数据,希望能中止实验时,教授却不以为意,似乎只关心结果有没有符合他的推论,而不是怜悯这些被受试的小白鼠,但当时温德尔发表理论、受邀多场演讲时,却从没提过这不人道的实验。

留下评论

Item added to cart.
0 items - ¥0.00